微微泛黃的風衣

路 燈

 古老的街燈給午夜的街道披上了一層微微泛黃的風衣,似乎散發著一種神秘的呼喚。失眠的我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暖暖的床,泛泛的疏散著幽怨的步伐,漫無目的的錯過的燈,一盞又一盞。忘乎所以的匆忙走失在視野的渺渺邊際。昏昏暗中於牆隅隱蔽處,偷偷地探出頭,張望張望,像是蜻蜓不小心觸及了平靜的潭,泛開來的漣漪緩緩趨於平靜死寂。

  隨著微光小聚,須臾又融入東風蕩然無存。這一世,邂逅的所有怦然心動,像極了風中的燈影,可望卻無法觸及得到。瞬息萬變的思念在靈巧的跳躍,惡狠狠的留給平靜的水面一次熱烈的撞擊,之後片刻轉移。記憶的邊緣,其實我曾做出了草率的抉擇,任由你走遠,沒有挽留,沒有表示,也沒有吭聲。荒涼的原野,諾大的世界,像是被驅逐的難民,是誰這麼殘忍,為何這般不留餘地?

  是否街燈不滅,流浪依舊?在暗的夜也同化不了點點滴滴的燈火,宿命早已給出的定理,此生除此不能夠。想,是妄想,思,是殘思,憶,是虛憶。可知道,這世上究竟還是有一種癡心妄想,苦苦哀求,不知死活的飛蛾還是願意把生命如數的奉還給宿命。如若是愛,此般的應是徹頭徹尾的真愛!

  恰似一抹清風纏繞著一輪當空的皓月,久久的停留,失去了同伴,動力,也就失去了生命。如果說這個莽莽的紅塵之中所有的結果,之前都是有選擇的,留下了怨言與憤恨,隨之而來的所有解釋都將是多餘的,所以落幕以後我隻字未提。

  此刻似乎微涼,忘記了歸路,實屬身不由己。昏黃的燈光,黯淡的路,延伸到的遠方,不可預期的前往,閉上眼,某些路段大可不必在意。

  路過了,也見識了,每一段路都是一種體會,沒有悲傷自然也沒有喜悅,就當做一個任務,我沒有義務你沒有權利的任務。生活總是相安無事的,這就是目的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