些曾經身手相牽的過往轉身

  人生山一程水一程,總會有高潮和低穀,掬一捧光陰,握一份懂得,穿越一場又一場的生命迷霧。不是沒有憂傷,是我們學會了堅強,不是沒有挫折,是我們學會了面對。每一場經曆都是生活的積累,每一次坎坷都是生命的曆練。春暖花開,打開心靈之窗,走過陰霾,只要明天的太陽還會升起,生命就會在陽光中怒放。
  
  倘佯在流年裏,沒有永遠的快樂,也沒有永遠的傷痛。累的時候記得停下來歇歇,難過的時候蹲下來抱抱自己,寒冷的日子給自己些溫暖,孤獨的時候為自己尋一片晴空。我們都是紅塵過客,緣來時你在我心裏,緣去時讓往事隨風,學會好好愛自己,因為你不愛自己,沒有人會更愛你,你若不堅強,沒有人會替你堅強。
  
  流年無恙,誰許過誰歲月靜好?時光不居,誰許過誰天長地久?煙花不堪剪。你說,莫失莫忘,後來,夢裏花涼;你說,生死相依,後來,轉身擦肩;你說,天涯咫尺,後來,咫尺天涯。花開時節正逢君,花落時節已陌路。落紅盡處,塵緣暗殤。誰懂離人淚?誰為雨花賦?原來,不是所有的執子之手,都能夠與子偕老,失去的風景,走散的人都住在緣分的盡頭。山盟海誓空對月,海枯石爛終成空,你的紅塵,我也只是路過的幸福。曾經,你若安好,我便是晴天;從此,你若不好,再和我無關。或許,邂逅,緣於情;,緣於愛。就讓那,在隔岸的年華裏低吟淺唱,在回憶與遺忘中繼續著我們的人生。
  
  有一種遇見,一眼凝眸,便是永恒;有一種心動,一生一次,只為一人;有一種相知,一聲懂得,便是花開;有一種相守,默然相愛,寂然歡喜;有一種牽念,遠在天涯,近在咫尺;有一種相思,一眼回眸,已然入骨;有一種情話,弱水三千只取一瓢;有一種約定,風雨同舟不離不棄;有一種誓言,時光盡頭我在等你。
  
  回眸過往,誰曾在誰的青春裏走過,留下了淺淺的笑魘;誰曾在誰的花季裏停留,溫暖了想念;誰曾在誰的故事裏駐足,忘了歸期。心與心的距離很遠又很近,愛恨轉身之間,聚散一念之間,那麼如若遇見,別問是緣是劫,若愛請惜,若錯過便護他安好,學會活在當下,相信真正屬於你的東西,你永遠都不會錯過。

散落的記憶不想去撿拾

愛未熟,我要怎樣把你泅渡,任那斑駁的指痕刺痛回顧,你就在那裏不急不緩的漫步。愛未熟,我要怎樣唱征服,將你俘虜。月色在夢裏收網,網羅無盡的孤獨,誰來輕聲呵護。愛未熟,無須繼續熬煮,眼淚自己就會風幹沒了溫度,沒人會記得我曾哭。

風煙俱寂,醉眼迷離。可鬧中取寂,我以為我可以,縱然喧囂四起,心就如同靜水無痕。就算是太陽會卓悅冒牌貨和月亮相遇,與我也沒有一絲驚異。那文字展露的風骨如此犀利,冷的刺痛呼吸。雲水禪心,無法斬斷的思緒,隨著煙霧繚繞,崩塌的城殘桓斷壁讓心開始窒息。手裏拎著的過去,揮之不去,如同夢魘讓心恐懼,別問,亂了的思緒,呼吸都覺得困難,淚開始決堤。

若有一支筆,可以畫出不流淚的眼睛,是不是要舍棄光明?當太陽和月亮相互觸碰,是不是會孕育新的恒星,還是會隕落在虛空?當心痛到了靈魂,一切的努力都是一場空。就算慧當淩絕頂,依然是一個人的風景,獨自飄零,又有什麼光榮?生命失去了存在的意義,一切都是迷離,早晚都會歸一,那又何必苦苦掙紮在泥濘裏承卓悅冒牌貨受負重!無法釋然,也不敢觸碰回憶,天和地的距離,是宇宙的定義,不可更改的相遇,只是在虛無的夢裏。跟黑夜借了一支筆,卻沒了力氣拿起。零碎的心事就像一顆顆星星,閃動著無辜的眼睛,期盼黎明,卻忘記了那一刻,自己也會消失在晨曦的掌中……

等待叫醒黎明,夜的眼睛倦了,淌出晶瑩。晨曦的第一縷風,路過夢的小徑,沒有開口,劃過窗欞,回眸裏似乎遺忘了曾經。在半簾秋眼中清寂,有一絲頹廢,還有點點的疲憊。其實淺秋的季節還是綠的,可不知為何,我眼裏是枯萎的一葉黃。不想這樣的心情,亦排斥這樣的蕭瑟,可就是無法釋懷。逐漸消逝的光陰,似乎會在一夜間老去,沒有告別,卻道別離亦匆匆。對這個多愁善感的自己很討厭,甚至排斥,卻又趕不走,避不開,只剩下無可奈何。頭發已經很長了,已經一年不曾剪過,會莫名冒出一個念頭,剃的短短的,三千煩惱絲,今朝一剪落。可理發師說不賺你錢,我下不去手。我就淺淺的笑了,走了出去,其實我也舍不得,那是我的一世情長。一個人在路上走了很久,沒想什麼,心是空的,就一直走,很想那路沒有盡頭。拎著一堆的文字,去投遞。郵差或許遲到了,延誤了歸期,白雪皚皚的季節才會帶回消息。希望那是一粒火種,可以燃燒掉所有枯萎的藤蔓,在春天裏孕育新的綠。我無言,筆無語,皆因愛你……

喜歡聽刀郎的歌,《雁南飛》,《手心裏的溫柔》,是我最常聽的。雁南飛,卻不期盼春歸!大雁很少見到了,要到晚秋十分,才能偶爾看到幾只,排成行匆匆飛過,留下一抹淒涼的味道。小燕子也挺少了,尤其是今年,春天回來的時候來過幾只,而後就再也沒有了。不知道是物種消亡,還是僅僅我的視線裏沒卓悅冒牌貨有了。沒有道別的去留,都這樣無聲無息,仿佛沒有來過的痕跡。只有那搖椅還在承載過去,陪我走過三年的孤寂。,也沒有刻意想起,寧淡的心就像琉璃,通透易碎。在陽光下閉上眼,讓暖淌進心裏,讓每個黑夜不再有淒涼的痕跡,淚不會灼傷唇溫柔的歎息……

為了飛得更高飛得更遠,離我遠去

江南的雨,多情的雨,細雨濕衣看不見,為潤萬物細無聲。

江南的雨,思念的雨,雨腳如麻未斷絕,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。

雨水順著長滿青笞的屋簷滴下,滴穿了千百年時光,訴說著千百年的滄桑,簷下的青石板滿目創傷,被刻上了不Neo skin lab 好唔好滅的痕跡,窗外的芭蕉,被雨水淋打的聲音永遠那麼單調,滿眼蕭蕭,仿佛有訴不完的心酸,讓人心裏也莫名黯然。

古道小橋,雨水沖洗掉了多少來來住住的足跡,碎花傘下的面容依然那麼嬌豔迷人,花紙傘撐出了多少癡男怨女催人淚下的故事,春雨斷橋人不度,可心中的夢想卻從未破滅,腳下的路還在延伸,江南的雨還在一次次飄落。

喜歡下雨的感覺,天地間灰朦朦一片,是那麼的安靜,只有沙沙的雨聲,仿佛能聽到花草歡快地呢喃和莊稼的撥節聲,這時心裏也靜靜的,想著鄰家的女孩,想著同座的男生,也想著心愛的人兒。雨在空中飄落,思念也融入雨中,飄散在遠方的高山、曠野,飄散在眼前的樹梢、枝頭,形成一條條涓涓細流,匯成一條思念的長河,於是河中泛Neo skin lab 傳銷起萬千漣漪,水中開滿素色的花朵,彌漫著輕霧,飄蕩著清香,美得讓人心醉,醉得讓人癡迷!

喜歡江南的雨,它鋪天蓋地,密密麻麻,如絲如紗,風兒輕,雨兒斜,多少樓臺煙雨中。

喜歡江南的雨,它朦朦朧朧,絲絲縷縷,浪漫飄灑,就象少女的愛。

喜歡江南的雨,它滋潤萬物,點點滴滴,沒完沒了,就象少女的情。

站在窗前,收不回漫無邊際的思緒,就象窗外那如煙如紗的小雨,迷迷茫茫,無窮無盡,而你的柔情,你的話語也象細雨一樣,一遍遍在心頭飄落。

忘不了我們共撐著一把雨傘走在雨中,雨水淋濕了你的半邊身子;忘不了我走路濺起的泥漿弄髒了你的花裙子;忘不了你滑了一腳跌倒的卻是我!更忘不了那次雨中的分別,還有那雨中的承諾。那個飄雨的黃昏,我們在雨中,分不清你臉上是淚水還是雨水,只聽Neo skin lab 黑店得你哽咽失聲:等我吧,明年江南煙雨時我一定回來看你。

雨停了,人走了,從此你為了理想,,而我也背負行李獨自他鄉,就像那只風雨中的孤雁。

人生分分合合,聚散依依,多麼的無奈!

幾度煙雨濃,幾度夢魂牽,江南的雨一次次飄落,可你卻象時間一樣一去不再回頭。

又是江南煙雨時,那空無一人的山坡,煙雨迷離,風雨成愁的天空,大雁雙飛,可遠方的你還是杳無黃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