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憶中是甜美的信心之旅

驢剛下山,就遠遠看見一夥人敲鑼打鼓迎面而來,心想,一定是人們前來歡迎我,於是大搖大擺地站在馬路中間。那是一隊迎親的隊伍,卻被一頭驢攔住了去路,人們憤怒不已,棍棒交加抽打它……

驢倉皇逃回到寺裏,奄奄一息,它憤憤不平地告訴僧人:“原來人心險惡啊,第一次下山時,人們對我頂禮膜拜,可是今天他們竟對我狠下毒手……”

僧人歎息一聲:“果真是一頭蠢驢!那天,人們跪拜的,是你背上馱的佛像,不是你啊!”

人生最大的不幸,就是不認識自己。離開位子,自己什麼都不是!

如果你擁有財富,別人只是崇拜的是你的財富,不是你,但你會誤會別人崇拜你;

如果你有權力,別人崇拜的只是你的權力,不是你,你誤會了別人崇拜你;

如果你擁有的是美貌,別人崇拜的只是你一時擁有的美貌,不是你,你誤以為別人崇拜你。

當財富、權力、美貌過了保質期,你就會被拋棄……別人崇拜的只是他們的需求,不是你。

人,最重要是看清自己扮演的角色。人常常會在現實與理想之間產生錯覺。沒有理想不會上進,脫離neostrata 果酸現實會貽笑大方。你得學著先做好員工,再學著做董事長。好高騖遠者,往往心比天高,命比紙薄;自甘墮落者,只能空自嗟歎,惶惶終日。清楚自己有什麼,比知道自己要什麼更重要。

人生就是一場戲,我們都是戲中的一個過客,在這短暫的舞臺上扮演著自己的角色,可能有時候會身不由己,但只要我們做到最真實的那個角色,就會發現,人生雖然帶著臉譜,但絕對是最美麗的一個!

人生道路上的得到不是目的,而是過程。雖然苦,雖然絕不會想再來一次,但在,彷如人生。 如果你不能成為山頂上的勁松,那就當一棵山穀裏的小樹吧,–但要當一棵溪邊最好的小樹。 如果你不能成為一棵大樹,那就當一叢灌木,如果你不能成為一叢小灌木,那就當一片小草地。 如果你不能是一只香樟,那就當一BB過敏尾小鱸魚——但要當湖裏最活潑的小鱸魚。 如果你不能成為大道,那就當一條小路:如果你不能成為太陽,那就當一顆星星。 我們不能全是船長,必須有人來當水手。

丟失下次的相遇

十指鉛華,一段紅妝,有時候只能吻別最後的緣分,有時候我們無法抓住最初的相遇,這就是固定,梳理人生的昨天,駕馭最好的明天,用心,用本事,用自己最好的青春,栽培最懂自己的心。一段溫柔,能殺人無形之中,一份淡泊,能害人無緣之外,不要因為沒有智慧可以不管不問,你的冷眼旁觀,也許就是別人下次害你牛熊證收回價的理由,你的一笑而過,也許就是別人損你的句子。

高山流水,人生無常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山的地方就有流水,你看見了花花草草,未必認識地下的水源,很多的高貴是隱藏的,有時候說出來的味道就沒有什麼珍藏了,有時候看透的世界就會讓一個人疲憊的累,無法翻身。東山再起,只是一個吻別的開始,但是未必不是失敗的開始,東風吹,有人生死,夕陽落,有人失敗,定數的人,無法改變自己的格局,因為自己的能力只能在本身之內讓別人說說而已。

渡化,一種分辨能力的巧合,調整,一個駕馭動向的問題,在心的包圍,在人的安排,有一定的套路,有一定的規矩,否定的詞可以讓人生存,未必讓人學會讀懂全世界。人有高低之分,心有近遠之別,不是每個人都會可憐自己,不是每個人都會乞討自己,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巴結,敷衍自己,看清世界吧,低頭敷脫髮中藥衍未必是好事,只是壞事來的晚。

窮山惡水出刁民,這樣的本事難修煉,凡塵一幕三萬裏,這樣的能耐很難找,人的修為,禪心,還是耐力,人力,都需要一步,一步的強化,鬥轉星移,只是為了活出不一樣的自己。人心的頻繁,可以用四個季度來描寫,無緣懂,有心等,耐心找,盲信活,可是我們的存活有一種理念,這個理念存活的理由,那就是不傷害自己,卻學會了敷衍別人。

高山流水,人去萬裏,說盡平生意,總有一生不甘心,好歹用點心,准備點本事把人看透,准備點思維,把心養好,用最好的營養補充眼睛,用最苦的段落,磨練內心。怕苦的人,一輩子讓別人看著自己受苦,怕窮的人,一輩子讓別人說自己窮,沒有膽子不能成事,沒有經驗,不能聚集人脈,高估科研 香港人的時候,人容易失去信任,說話沒有准星度。

孤獨在自己的城池

閑讀詩書與墨伴,字裏行間結墨緣。我羨慕李清照的清雅,崇尚汪國真的豁達,喜愛朱淑真的香豔之美,更留戀徐志摩那一句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灑脫。瓊瑤那一曲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的悵然。

我愛書成癡,更流連於山水之間的神韻,每當身心疲累時,我便想去看看草植物營養素原的廣闊,嘗一嘗清泉的甘甜,在群山峻嶺中遊走,嗅一嗅青草的香氣,品一品光陰的味道。過一種遠離紅塵,閑雲野鶴的生活。

一書一墨攥芳華,一句一詞書墨雅。喜歡文學的我,沉醉於書卷中的香氣,喜愛文字的溫婉,清雅脫俗之美。這種美,不浮躁不炫耀,那是一種內斂的氣質。它,靜觀塵世裏的繁華如夢,卻有著寵辱不驚的品格。任世間風起雲湧,戰火繚亂,依然可以沉靜如水,無波無瀾。

喜愛文字的女子,最懂得品味生活中的韻味。品味人生,品味藝術,品味生活……品味五味雜陳的苦樂年華。她們傲視在塵世中孤芳自賞,寂寞中卻寫滿了無悔。那細膩如水的情懷,端莊的姿態,不喜張揚的個性,不經意間便風輕雲淡。

我喜歡在自己的空間裏呢喃,在墨韻裏淺唱,用流年的水煮一壺文墨的香茶。任思緒遊走於筆尖,用往事彈一曲安利呃人紅塵戀歌,在古舊的平仄中,點墨生香,織字入夢。在平凡的日子裏,與書為伴,閑看花落,靜觀雲湧,筆走紅塵,細數流年。
有時候,我發現自己都快脫離人生軌道了,總是不願意靠近任何人,像一個刺蝟,用所有的刺,把自己包裹起來,不輕易靠近誰,也不敢讓誰靠近。

一個人,,編織著自己的渴盼之美。總在不停的追尋臻美,最後發現依舊孤獨,很迷惑的安利傳銷自己,怕孤獨,卻又討厭喧囂,怕一個人,卻又不願意走進人群中央。